重閱「東方日報」訪問稿

訪問稿刊於01年4月20日,當年還在「東方日報」寫占星專欄,應該是「天堂舞哉足下」出版不久,而接受訪問 的。以下的內容,是友人傳過來的,還附有剪報,認真感謝。今天的我,再看一遍,十五年前之事,有些觀點已改變了。例如,我再不會參加任何詩朗誦。又例如,我算不上什麼再現文壇啦。這個江湖大把人,我的存在半點也不重要。至於占星,我也已進入一個更深層次的領會。

 

20010420_東方日報_林海雲:老驥伏櫪再現文壇

*******

東方日報專欄「網海觀瀾」作者崑南說,他寫星座一定更精采。「我發現星座絕不簡單,很奧妙,可解答很多人生問題。」留一頭及肩長髮,紮一條散亂小「馬尾」的崑南,一說星座,侃然起來。

他曾相信,人生道理、問題,都可在文學世界找到答案。但香港這個只容經濟發展,不許文學成長的小島,令他失望透了,也使他無奈忍痛離開萎縮的文學花園,轉投浩瀚神秘的星座汪洋。

星圖顯示,命運注定崑南要與文字共度今生;他「詩潮」起伏,再寫新詩重作小說,一切,回歸最原始的樂趣與本能。

信命但不迷信

「地北滿東南嘛,天傾西北……」問崑南為甚麼他的小說《天堂舞哉足下》削去右下角,他連珠砲發說了—堆很玄、只知大概關於方位的東西;見聽者霧水一頭,他即時「翻譯」﹕「小說的背景是香港、澳門回歸,主角抗天、反叛,所以要斬;把書角削掉為強調這點,覺得有趣吧。」

鑽研星座前,崑南寫新詩、辦文學雜誌,埋頭筆耕多年,但仰首環觀,卻沒有多少幼苗在香港這片文學乾土吐出,令崑南意興闌珊。他骨碌的吞下一啖口水︰「我對文學感到失望、挫敗,創作總要有鼓勵、認同,但香港給文學的空間很少,氣氛差。我讀書的年代 (50年代),投稿地方多、風氣盛;對初學寫作的人,投稿是很重要的﹔獲刊登一篇稿就是別人最大肯定和鼓勵。雖然近年藝術發展局有資助,但政策不良,資助了一年,以後不理,沒有持續性,就算辦得好的刊物也因此接不上。」

暫擱文學,研究星座的崑南,相信世上有「整定」這回事;無論他走多遠,他與文學,始終有紅線相牽。「我信命,但不迷信;我亦抗命,哈哈!」人有抗命的意志,就是存在。他說︰「我信有一種力量主宰人的命運,但我不理。希臘神話中,英雄人物都受天神主宰,但他們都要反抗……結果是悲劇,為甚麼明知是悲劇仍反抗?」他躺後迅即仰前,想到一個鏗鏘有力的答案︰「有命運,亦有自由意志;命運是人生道理一部分而已。」

回到原始和基本

最近,他出版了小說外,還與朋友合資了一份刊物《詩潮》;人手影印、釘裝、自己發行,每期200本。他說︰「我發現近來多了年輕人喜歡寫詩;我和朋友辦一些聚會,一起朗誦詩歌,都有年輕人參加。雖然是小圈子,對我再辦文學是一種鼓舞。」

崑南是個求知慾強的大孩子,學問就是這樣做出來的;他不滿只有十二種星座概括人個性,於是涉獵群書,發現還有很多奧妙,可解人生很多結。他說︰「從實用角度看,認識一個人,要了解對方性格,需一段時間。參考星座可知一個人的性格,百分之九十準確,有助溝通和找對象。」學電腦,亦因為字體潦草,植字員看不懂,編輯難做,把心一橫自學中文輸入法;初學「倉頡」,不清那邏輯,轉學大陸的「五筆」,從此用鍵盤寫稿,現在對著原稿紙反而隻字難出。「現在,我只想努力創作、讀書、做學問,偶然與志同道合的朋友聚首,朗誦詩歌,大家開心,一切回到最原始和基本。」

Advertisements

About 崑南/維高占星平臺

an astrologer for thirty year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