亂世中重溫天蝎座加謬的生命終極觀

星海之55

亂世中重溫天蝎座加謬的生命終極觀

20161111_084326_film3

 

 

(原刊於明報世紀版)

每逢我心情惡劣時,一定不會閱讀那些什麼「心靈雞湯」或其他一大堆的勵志文章,總會拿著加謬的著作,閉目定神,稍後,睜開眼睛,隨手翻一兩頁,一字一句讀著。今次,所謂釋法所帶來的不快與不安,我隨手從書架上,拿出了他的《愉悅的死亡事件》(A Happy Death),洗滌一下心靈。

1988年的企鵝版本,拿在手裏,感到無比溫暖。作爲加謬的忠實讀者,我可以告訴大家,在閱讀他的小說的過程中,在你起伏不已的心裏,自然發現一種奇異的感覺,無論主角所幹何事,殺人放火也好,都會隱藏著一個正能量的目標。不是要解釋理由,而是讓你知道,赤裸的人生根本就是如此。無論風吹雨打的事情,你也要克服他們,就算最後要離開人間,也要標籤一個意義。人生沒有意義?那麼,自己創建一個就是了。你能夠創建,就是正能量了。死亡不稱之死亡,是生命的一次終極。

加謬撞車意外死時,年僅四十六歲,清楚記得, 那是1960年1月4日, 當時由他的好友及出版商 Michel Gallimard 駕駛, 最妙是那架跑車的編號是 Facel Vega HK500 , 哈哈,香港五百號.

1956年發生的匈牙利革命, 地點是遠離香港, 但當時,對於我個人的衝擊十分大, 看過不少的報導,對蘇聯不斷壓逼匈牙利人民的歷史, 引起了無比的激盪,次年57年一口氣寫下了長詩 《喪鐘》。回頭望,當時我只不過廿二歲,正處於熱血沸騰,對人生猛然驚覺的階段中,也是這階段,深深受《文藝新潮》的影響,對外國文學有進一步的認識,那其時也,讀過了加謬的《異鄉人》後(《文》的中譯本)對加謬的作品更加投入,事後我纔知道,他當年就對蘇聯大肆評擊,其中一篇代表作就是《匈牙利人的血》(The Blood of the Hungarians),不少學者懷疑,那時就埋下了定時炸彈,推算加謬之死,並非意外,而是被蘇聯特務暗算的。

加謬生於十一月七日,天蠍座,死亡就是天蠍座的最大主題,在其命盤上,天蠍座的主星冥王高高在上第十宮,而他那代表思維結構、創造能力的水星,恰恰落在第三宮(思想宮),難怪他的荒謬哲學,他的存在主義等意識,根本染滿了死亡色彩。不過,同時,那並不是人云亦云的死亡觀:冥王在巨蟹,巨蟹主星月亮與冥王成佳角,即是說,他的死亡是接近普魯斯特的世界,記憶、沉溺、依戀,追尋時間永久性,時間中的終極意義。

Advertisements

About 崑南/維高占星平臺

an astrologer for thirty year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天文啟示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