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王星誕生與命名一片混亂

星海觀瀾
海王星誕生與命名一片混亂
(原刊於明報世紀版)
index
海王星與天王星這兩顆外行星,在過去的二千年以及未來的二千年間,同佔著一個萬分重要的角色,因爲兩者前後(有時還雙雙攜手)主宰著人類社會,改寫了歷史。可不是嗎?我們目前正處於一個雙魚座年代過渡到水瓶座年代的時期,即是說,我們這一代人,正抵受著天王星,海王星的無時不刻的磨練。
水瓶座年代只踏出了一小步,天王星暫且按下不表,但海王星的巨大影響,餘波未了。海王星除代表宗教情操,美術、音樂與電影之外,帶來負面的元素實在不少。海王星代表夢、混亂、謊言、詐騙、毒品等。石油也歸他的名下,石油帶來文明社會的效益,人所共知,可是同時,我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,因爲石油把人類的貪婪欲望引爆了,經歷不同形式的戰爭,血流成河。
此外,對人類文明造成更大的傷害,還是謊言與欺詐這兩個特質,當海王星把這個元素發揮得淋漓盡致,人類社會便 陷入極度的混亂無序的狀態,給天王星進行顛覆、革命行動的絕佳機會。
原來1846年海王星被發現的過程,就是一片混亂,當時有兩人各自報稱獨立發 現海王星。誰人領先發現呢?引來不少爭議。 英、法兩國互爭這個榮譽,國際輿論最終迫使法國的天文 學家勒維耶(Urbain Le Verrier)接受英國的天文學家亞當斯(John Couch Adams)同是發現者的建議。但料不到,在1999年,美國天文學家Olin Eggen在智利逝世,遺產中找出有關海王星的文件,因而發現了一個祕密,這份文件是死者三十年前從格林威治 天文台的歷史檔拿走的。
在2003年,歷史學家 Nicholas Kollerstrom 在一次訪問中交待了事件的來龍去脈。原來當年阿當斯與英國皇家天文學家Georg Airy來往的信件中,反映一個事實,Airy 首先爲了爭取國家榮譽,其次是一心造就愛將阿當斯,其實,阿當斯的海王星數據的確不及勒維耶的麼準確。後者的推算與事實相差一度,而阿當斯的推算相差十度。
爲海王星正式命名,也引起連串風波。第一位 建議者是伽雷(Johann Gottfried Galle),他建議取用 Janus (羅馬神話中看守門戶的雙面神)。在英國,查利斯(James Challis)卻另有主張,建議命名為 Oceanus;法國天文 學家Francois Arago則認為用 Le Verrier(勒維耶)取名較適合。而勒維耶自己則經由法國經度委員會(French Bureau des Longitudes),建議採用Neptune(海王星)。19世紀知名天文學 家Friedrich Georg Wilhelm von Struve 在1846年12月29日於聖彼德 堡科學院,支持勒維耶建議的名稱,「海王星」遂沿用至今了。
Advertisements

About 崑南/維高占星平臺

an astrologer for thirty year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天文啟示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