雙魚座行到水窮處 自會坐看雲起時

 

星海觀瀾
雙魚座行到水窮處   自會坐看雲起時
fish eye
雙魚座,像其他水象的朋友一樣,性情是相當複雜,不易叫人了解的。三個水象的星座:天蠍、巨蟹和雙魚。許多人以爲天蠍纔是神祕,深不可測,殊不知,雙魚比天蠍更甚,因爲雙魚座的主星是海王,海洋之神,正所謂水可載舟,也可覆舟也。
雙魚座的符號是兩條頭尾互調的魚,由一根帶連繋著,各自前游的話,卻總是不能分離,更進一步。雙魚座若爲了追求理想,可否有切斷根帶的勇氣呢?這不只是痛苦的問題,而是身份失掉的問題。
如果雙魚座的夢是與藝術有關的話,如繪畫、如音樂、如文學,如電影,這樣一生中較爲好受,否則,的確真的會常在夢中,不辨方向,終生遊魂。海洋百變,平靜時令人心曠神怡,但洶湧澎湃時,是可以驚天動地泣鬼神的。
關於海王星的特質,上周本欄已寫得好清楚,最大的重點在他那曖昧所造成的紛亂,而這種曖昧元素的構成,正是歸咎於兩尾魚不同方向的正與負之拉扯狀態。於是我想起太極之陰陽,老子眼中宇宙之初的混沌狀態。不可不知,在不少哲學家的命盤,都會發現海王星處於強勢的位置。
思維的探索,創作的構造,這兩者的過程中,都需要多一些海王星的元素。音樂的曖昧性,是人所共知的,若是指現代音樂,加上迷幻藥之類毒毒品之輔助,成就隨時更上一層樓:繪畫的抽象概念,直達月球背面的時空,已是無可爭辯的命題:文字上(如詩,如小說),虛擬與寫實間之營運,應是作家畢生追求的境界,至於電影,把上述的音樂,美術和文字結合在一起,更把夢幻世界推向一個又一個高峰。真正的藝術家必醉心傾向海王星元素,是可以肯定的。
海王星是不容易相處的。認識水象星座的朋友,或本身就是水象的朋友,都明白這一點。爲什麼呢?海洋帶來的美景,是需要漫長的時間纔有機會出現,如果中途而返,只會帶來無限的遺憾。想起王維的詩句:「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。」真的,未到盡頭,是看不到纍纍果實的,更遑論要摘下來了。
看當今亂世時局,我們就正處於海王星的陰暗面,負面的光環下,我們會感到困擾、痛楚,甚至陷於絕望地帶。擺在眼前,似乎只有三條路可走,其一是借助天王星的力量,發起革命反抗;其二,借金星的力量,明哲保身,默默創作,大隱於市;其三,在冥王星淫威下,弱小心靈,被時代淘汰,鬱鬱而終。
海王星是夢的化身,所以,雙魚座是愛睡之人,亂能產生另一種秩序;天蠍座對 dark force 特別敏感,常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;而巨蟹座,其內心更是變化無常,月亮是主星,更明白世上每一件事物,都必有明暗兩面。
與海王星有關的水象星座的生存信念,只有一個密碼:善泳者要克服溺於水之恐懼。
Advertisements

About 崑南/維高占星平臺

an astrologer for thirty year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