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 Archives: 崑南/維高占星平臺

About 崑南/維高占星平臺

an astrologer for thirty years

記錄星宿的命盤就是個人靈魂的晶片

記錄星宿的命盤就是個人靈魂的晶片   孔子提出過一個疑問:未知生,焉知死。可是,活生生的人,只要在生的一天,對於死亡,都禁不住充滿好奇心理的追尋。對生命未能了解似乎還是次要,死亡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,才是耿耿於懷。   在現實的世界裏,生死之間的界線,許多時候,似乎的確不是那麼清晰的。有人死了,也可以復活,還憶述死後所見所聞的經驗。也有人甚至聲稱成功投胎從新做人,有關前世發生的事,描述得非常詳細,難以置信也得相信。當然已有不少學者以及機構專門研究此類個案,與死亡有關的書籍出版,數量實在驚人。   凡此種種,讀者從網上 google  一下,自然找到大量的資料來作參考,所以,作者實在不需要在這裏左抄右引了。在生生死死這個問題上,到達終極的思考後,有兩個字自然在腦海中浮現出來,就是「靈魂」。肉體既然死了,是不是真的一了百了,還是作爲萬物之靈的人類,死後總有點「靈」的東西吧?這個「靈」,是哲學性的,也是宗教性的。   最近的一篇報導,是與人死後的腦部活動有關。就是說,人死了,心臟停了,沒有呼吸了,在法律上,醫學上,都自然宣佈這個人正式死亡。可是,研究人員發現,原來「正式死亡」後的長達五至十分鐘的時間,腦部仍在運作。這個現象說明了什麼呢?是不是可以說,這五至十分鐘,會不會是一個「靈魂」的時空?   有人嚐試作過這樣的實驗,把人死了的前後的體重,記錄下來,作爲比較,看看是否可以找出靈魂的重量。結果如何,還是不了了之。大家在想,靈魂不是物質,又何來重量呢?如果靈魂真的存在的話,靈魂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呢?   有人自然會提問:靈魂會不會就是鬼?魂魄,魂魄,都是鬼字旁的,起碼,靈魂也是鬼的一部分吧?古人常愛說,「生,寄也;死,歸也。」所謂生,只不過是暫居於人世間,處於一個寄託的狀態,這樣的話,死纔算是歸去,或回歸原來的地方。而這個「歸」字的轉音,就是「鬼」了。世上沒有鬼,是歸,不是鬼。好了,那麼,我們死後,歸去何處呢?既然不是肉身的歸去,那必然是肉身的相反:靈魂的回歸吧?可見歸是鬼,顯然未能解釋靈魂之謎。   不妨給大家一個答案,人的靈魂的確存在的。每個人的星盤,就是他的靈魂證物。較科學的一點說法:星盤是靈魂的晶片,靈魂的面目,是由占星符碼所構成。有來處,星盤就是記錄一個人的暫居歲月,也可察知去處。星盤其實不算是死物,不是嗎?人死了,星盤上的星宿,仍繼續運行。我沒有這個機會,如果拿轉世人星盤與他前世的星盤,來作一個比較 ,相當有趣,一定有所收獲。一個星盤在手,在我的感覺就是這麼的一個靈魂,曾經在這個世上暫居過。就算我不認識對方,一樣根據星盤上各行星構成的蛛絲馬跡,就可以織出一幅靈魂圖像來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日全食再遇雞年    政治海嘯吞噬香港

星海觀瀾 日全食再遇雞年    政治海嘯吞噬香港   對於某類人,天垂象,見吉凶,這句話可能視之爲迷信思想。當我們明白天、地、人三者的關係是什麼的一回事後,可能想法會改變過來。事實歸事實,人活著在地球上,沒有可能不受天象變化與地理環境的影響的。分別在你本身的生活態度,恐怕只有兩個選擇:一是忽略,獨斷獨行,二是好奇,探討真相。 不周山的神話,不少人都聽過吧?原文如下:「昔者,共工与颛顼争为帝,怒而觸不周之山,天柱折,地维绝。天倾西北,故日月星辰移焉;地不满东南,故水潦塵埃歸焉。」其中一個解讀是:「說明了人之尊嚴,人之自由意志,可以改變天地。」然面,我的解讀是這樣,其實人類所謂具備自由意識,不外起於自相殘殺,結果,拖累天變地動,但又如何呢?天與地依然存在,而事實上,人必須依靠天包地載纔可以生存下來。古人認爲「聖人象之,聖人則之」,了解天地陰陽法則,纔是走向「人道」的正確道路。 所以,各國古代文明基礎,都是對天文的解讀作爲開端,無一例外。到所謂科學發達的今時今日,對於天象變化實應不能視若無睹。將在下月21日發生的日全食,就值得大家深入討論一下。 產生日食的條件,必須月相在新月,日、月同時在黃白交點線上,日全食更要月在近地點。 這些現象都是周期性的,天文學家以數字編號列成「沙羅周期表」(Table of Saros Series) 。 所謂周期,即是說每隔一 個沙羅周期,日月地都重演相對的位置,即是日食也重現大約相同的食份、食延時間和日地距離。日食「沙羅序列」就是指這組相隔一個沙羅週期,順序排列的日食。而今次8月21日的日全食就是歸入145序列(這個序列,共有77次日食。) 過去的年份相繼爲1927、1945、1963、1981、1999. 占星學者認爲近似的日全食,會帶來日食區近似的效應。 在追查資料的過程中,我發現了1945、1981以及今年的日全食,都屬雞年。1945年是乙酉,1981年是辛酉 ,今年是丁酉。但由於日全食落在那個星座,總會出現不同之處。1945年日全食落在巨蟹座16度,但1981年與今年較爲接近,前者落在獅子座7度,後者也落在獅子座,28度。 1981這個雞年的香港,發生連串的大火及爆炸事件,而今年還未完結,重災區不在火劫,而在政治事件,過去或現任的公職人員被判罪,一波未平,另一波又起。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命盤,命度在獅子座,加上火星接近,全球占星家群起預測他的運程進入寒冬期,甘乃迪被剌,列根被槍傷,都是在這序列的日食年發生。梁振英也是獅子座,流年火星與本命太陽會合,看來劫數快到埋單的時候了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海王星,的負能量主導流行歌星之死

星海觀瀾 海王星的負能量主導流行歌星之死 Linkin Park主音歌手查斯特.賓寧頓(Chester Bennington), 41歲,日前自縊身亡 ,驚動世界樂壇。 巧合的是,查斯特自殺當天,正是他已故好友、Soundgarden主音Chris Cornell的生忌(Chris 在今年5月中也自殺離世。) 兩人死亡方式極為相似, 死者是否有意模仿作爲紀念友誼之舉,就不得而知了。 查斯特的成長中的童年陰影實在不少,十一歲時,父母便離異,求學時期,同學視他爲同性戀者,經常欺凌他。 在一次訪問中,他承認因爲逃避現實,很早便染上毒癮,大麻、迷幻藥,可卡因、甚至鴉片都嚐試過。歐美流行歌手自殺事件,時有所聞,至於自殺成因,總離不開長期吸毒或酗酒。看來,查斯特也不例外 。 在占星的字典裏,毒品與酒精這類麻醉物根本就與海王星劃上了等號。同樣,海王星一直就代表了音樂、電影、戲劇這類的藝術元素。可以說,對於藝術天才而言,海王星是一顆叫人又恨又愛的行星,一方面,海王是靈感的源泉,另一方面,海王星卻隨時引起連串的負能量,如猜忌、迷醉、頹廢、毀滅、欺騙等。海王星是雙魚座的主星,雙魚座就是所謂標準的藝術家做型:自我中心,不顧現實,終日沉迷一個可能無法實現的夢。 海王星是海洋之神,海,可載舟,也可覆舟也。所以,在藝術家的星盤上,海王星的相位特別要留意,其藝術生命歷程,起伏必不少,結局是悲或喜,真是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。海王星的受害者,精神往往陷入極度不穩定的狀態,許多時候,連他自己也不了解自己,十分容易進入完全迷失的境界。 根據查斯特的生日資料——日期:March 20, 1976, 10:41 PM 地點:美國Phoenix 城,起了星盤,果然意料中,發現海王星對他的影響,非常巨大。首先,月亮和海王星正正落在他的命宮(天蠍座),太明顯了,他的一生,都難走出了海王的陰影。命度命宮的主星火星在第八宮(死亡),又與十二宮(因果)的天王星及第四宮(家庭)的金星,構成120度大三角,說明了他遭受意外死亡的機會很高,而最大的根源來自家庭因素。第四宮是田宅宮,雙魚座,其主星,就是命宮的海王星啊。 從這樣連環相扣的行星相位,月亮(身宮)——海王星(毒品)——火星(生命力)——天王星(意外)——金星(情感),以及宮位所帶來的啟示,查斯特要走出命運的劫數,恐怕不可能了。他是白羊座,白羊的主星也是火星,火星與海王攜手,正如一名醉漢駕跑車,不失事纔怪呢。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 | Leave a comment

獅子座日全食  不利當權者  美國成重災區  

星海觀瀾 獅子座日全食  不利當權者  美國成重災區 不同的日月食(如環食、偏食、全食等)是天文必然現象之一,但從中外古文明的文獻記載,這些現象若與其他行星構成不尋常的相位時,便會對人類造成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,有關此類預言,真是數不勝數。日全食現象,則更不能等閒視之。 下一個月,即8月21日的一次日全食,對於美國人來說,是一個超級的日全食,因爲這是美國1776年建國以來,第一個僅在美國境內掠過的日全食,而沒有掠過其他國家;同時這也將是99年來掠過美國全境的日全食現象;更是自1970年以來,美國覆蓋範圍最廣、最容易觀測日全食的機會。屆時,一條寬度約67英里的「日全食帶」將由西至東橫跨俄勒岡州至南卡羅萊納州等12個州,在這日全食帶內的任何地點,日全食都會持續2至3分鐘之久。試想想,全國連環陷於烏天黑地,是吉或凶之兆?   我不禁想起2014至2015間,空前的連環血月全食現象,那分別為2014年的4月15日和10月8日,以及2015年的4月4日和9月28日(之間沒有任何月偏 食),而且與猶太教中的逾越節(Passover)及住棚節(Sukkot)重疊,最後的一次,即9月28日,正逢月球接近地球,歸超級月亮,這是極之不尋常的。四次連環血月,在北美大部分地區,都可以見的。 在天文學的角度,日月食能目睹,是難得的賞測機會,但從占星學來看,日月食當頭,絕對不利。兩次難得的天象,竟然全集中在美國境內,大部分占星學者都認爲世界時局大變將無可避免。 事實上,從2014年開始,變局已見端倪。恐襲事件此起彼伏,歐洲難民潮一發不可收拾,北韓不斷試導彈挑釁,爆冷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,英國脫歐困境,中共黨內激烈鬥爭不絕等等,隨時都成爲計時炸彈。小如香港這個地區,這幾年來,大家已目睹以及體驗到今非昔彼,步向沉淪的階段。瑪雅曆的預言準確,2012年後,舊日世界終結,面對是一個翻天覆地的新局面。 如果全球是一本書,三年前的連環血月已爲大家翻開了災難的第一頁,那麼,下月的超級日全食,將是全書內容重點的詮釋了。日全食當天的星盤,告訴我們食的位置在獅子座28度——心臟地帶最明亮的一顆恆星:軒轅十四,君主的象徵,如今被月所掩,預示著當權人物將處於危險狀態,下臺、被襲或甚至離世。特朗普命盤,軒轅十四緊貼命度,還有火星在旁,在未來的日子,他會面對重重困難,是可以預見的。不禁想起梁振英也是獅子座,雖未知他的出生時間,但如果他的生日資料屬實,日食與流年火星及其本命魔性冥王會合,衝擊程度一點也不輕,盈不可久近矣。讓我們拭目以待吧。      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人身難得 覺悟眾惡莫行 向善而生

星海觀瀾 人身難得 覺悟眾惡莫行 向善而生 當一個人靜下來,進入思考的狀態中的時候,一個問題總會浮上來的:究竟有沒有創世者?我們這個世界,真是無中生有?這個「無」是怎麼樣的「無」呢?整個宇宙從來處於混沌之中,還是存在於一個秩序裏面呢?更進一步去想,就算真的有上帝存在,上帝創造世界,是擲骰子的方式,還是預早有了腹稿? 不必理會那些稱號,什麼主,什麼上帝,什麼神,什麼菩薩等等,只要這麼想,在茫茫宇宙中,太陽系是唯一的星系,具備以下條件:九大行星圍繞太陽運行,守護著居於其中的地球,與月球相輔相成,創造出一個適合人類和其他生物的生存環境之餘,還可以建構和發展所有文明的進程。這不是偶然或巧合,而是來自一個無上的意志。 不妨比喻地球爲一面鐘。鐘錶是金屬組件合成的一副機械,這種合成,會是偶然或巧合造成的嗎? 先講太陽,月亮與地球這三者的關係,就有足夠理由相信整個宇宙不是骰子的效應。例如,日月食現象的出現,是基於三者之間的恰當的距離,長一些,短一些也不可以。 月球體積比太陽小得多,其直徑大約是太陽的四百分之一,妙在月球與地球間距離也差不多是太陽與地球間距離的四百分之一,所以從地球上看,月亮與太陽的圓面大小差不多相等,太陽被遮蓋住了,日食纔會發生。 此外,更重要的一點是季節的形成。這完全是地球自轉時的傾斜度之故。目前,地球的轉軸傾角大約是23.44度,雖然在一整年之中轉軸傾角都朝着相同的方向,但是因為地球繞着太陽運行,因此原先朝向太陽的半球會逐漸改變成背離太陽的半球,反之亦然。這種作用是造成季節變化的主要原因。 可以想像,就算在外太空找到近似地球的星體,如空氣與水份的可能性,但,沒有像我們地球月亮太陽三者共同體這樣的特殊環境/系統,也沒有可能出現近似人類的生物的。 佛家常言:「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」。人與六道有別,因爲人道有能力覺悟。依佛家的觀點, 覺悟在脫離輪迴之苦。從另一個角度看,人爲萬物之靈,就是具有覺悟能力,正由於這種覺悟,不甘心生命無常,便盡已所能,去完成延續地球能量的工作,於是,人類纔有了文明。肉身可滅,靈魂長存。但靈魂爲何?就是生前留下的工作。小者在親友間你的一言一行,大者如文學藝術創作或科學發明成果。人身的覺悟就是爲難得的地球而整合組件,好使地球永遠生生不息。原來,地球的養料來自人類。 最後想說的是向善的覺悟。有人說,有善必有惡。還是聽我說,下愚的人纔會仗惡而活,上智的人必會走向惡的對面。覺悟不是坐下來靜思而獲得,覺悟是要決心參與人生不同的戰鬥,無論如唐吉訶德的挑戰風車般虛幻,或如齊天大聖大鬧天宮般荒誕,在善的鞭策下,悉心以赴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人皆生而平等是人類文化最大謊言

,星海觀瀾 人皆生而平等是人類文化最大謊言 亂世當前,謊言滿天下。黑白顛倒已達致無極限的階段。本文就是想談談人類文化裏一個最大的謊言,一個自1776年以來的普世謊言:人皆生而平等,所謂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。 大家都知道,這全不是事實。可笑的是,當 這件「法寶」被拿出來幌一下, 寫上憲章之類,大家都只會噤聲,認同這是個大公無私的「宣言」。 人皆生而平等?設想一下,如果你生在戰亂頻頻的中東國家,或生在例如數世紀以來都處於貧窮線下的國家,而不是眼前的香港,你還會堅持這個「平等」的說法嗎?不要說得太遠,今天的香港父母會肯入內地待產生子女嗎? 地域的問題已是這麼嚴重,若扯到遺傳因子這樣的數據,更曉得所謂「平等」恐怕是子虛烏有吧?也許你會說,這只不過是制度問題吧了。對不起,人類社會根本就是一個僞善無比的社會。一邊高掛平等這塊招牌,一邊同時製造不平等的成品,例如考試,例如不同形式的比賽,終極就是將民眾評級。讀飽書了,要打份工,都要講資歷。此外,一切貨品都有優質與劣質之分,我們就常把貴族化平民化掛在咀邊。我們面對的是這些場景:有些女性生來靚就是靚,男仔精叻就是精叻,更有一些人逢遇上抽獎都中,有更多人,買了數十年彩票都未中過一次。有人壯健如牛,遠離醫生,卻有人終生背著個病煲似的,靠吃藥維生。 孔夫子雖提倡「有教無類」,但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「唯上智與下愚不移」這個事實。對不起,生而爲人不平等是常態。不同的精子,不同的卵巢,不同的懷胎與安胎的環境,出世了,還要面對不同的成長過程等等。人啊人,怎可能一生下來,第一個都平等呢?說什麼同一起跑線,都是騙人的。如果是指田徑場上,有人訓練條件好些,有人吃了藥,那就出現不同的賽果了,就是這麼簡單。從先天到後天,每一個人都要面對不平等這個事實。  如果你有機會進入了占星王國,或任何與術數有關的論述,就自然深入一些了解到「人皆生而平等」是「自我感覺良好」的口號。不少人從孩提開始,都會聽過父母會說,「一樣米吃百樣人」這句話吧?只要你肯認真環顧一下,必然會體驗到這個現實。是的,這是赤裸的現實 ,  道理非常顯淺,我們整個太陽系,並不是一個太陽話晒事的。太陽系之所以稱之爲太陽系,是與一系列主要的行星及其他星體共聚在一起而構成的。 先有星系,纔有地球上的人類 與生物,如果你說人類是獨立體,與星系無關,恐怕你也是「自我感覺良好」中人了。人與日月星辰的關聯,千絲萬縷,牽一髮而動全身,在作者的字典中,占星學根本就是人類學的一部分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禍福無門 天無言哉?

星海觀瀾 禍福無門 天無言哉? 當大家談及命理,很容易便會扯到運上面去。 「大師,我幾時行運?」 「我成世有無運行呀?」或 「點樣先至係好運呀?」 我們先要明白,命是人之根,運是根成長的過程。 求占卜者,常愛問吉凶禍福,恐怕是人之常情吧。古人早就拿龜甲、蓍草來卜筮 。心態是世事無常,只得問蒼天了。蒼天無語,於是借靠工具去解答。日常生活 ,我們拋錢幣,擲骰子,其至猜枚來決定結果時,大家似乎共識一個道理:是吉是凶,是正或邪,是福或禍,求天意作判定吧。 吉凶、福禍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呢? 常言道,禍禍無門,到底有多少道理? 老子第五十八章,便這麼說:「禍兮福之所倚,福兮禍之所伏。孰知其極?其無正,正復爲奇,善復爲妖。人之迷,其日固久。 」 意爲,看來是禍,其實可能是福之伏線,反之亦然。世人是難以肯定的。正可能變邪,善可能就是惡的化身。世人對於禍福這類的觀念過分著迷了。 老子講這番話,並不想扯到卜筮方面去,他另有所指。他接著寫: 「是以聖人方而不割,廉而不劌,直而不肆,光而不耀。 」原來他在勸導執政者如何對待其子民。有原則,夠廉潔,有威權,但運用時絕無壓逼或傷害老百姓之意。所以,一開始,老子便說:「其政悶悶,其民淳淳;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 」 說禍福是一幣兩面,最好的例子,不妨引述《淮南子•人間訓》的「 塞翁失馬」:「夫禍福之轉而相生,其變難見也。近塞上之人,有善術者,馬無故亡而入胡,人皆吊之。其父曰:『此何遽不為福乎?』居數月,其馬將駿馬而歸,人皆賀之。其父曰:『此何遽不為禍乎?』家富良 馬,其子好騎,墮而折其髀,人皆吊之。其父曰:『此何遽不為福乎?』居一年,胡人大入塞,丁壯者引弦而戰,近塞之人,死者十九,此獨以跛之故,父子相保。 故福之為禍,禍之為福,化不可極,深不可測也。」失了馬,後還多得駿馬,但累兒子墮馬斷腳,最後也因此而避過上戰場,父子都保了性命。真真正正的「夫禍福之轉而相生,其變難見也 」 所謂「難見也」,完全由於禍福不是固定的,是受時間流動而變體的,不單是時間,還有空間,所以,古人相信登高避難,不是無因的。時、空變動,禍福吉凶的本質也隨著變動。地球、太陽系、整個宇宙,無時無刻都在變動,其理一也。是「難見」,但並不是「不可能」。古人智慧告訴我們,這些變動都有規律可循的。古人發明不同的方法與工具,如易卦、如四柱、如七政、如紫微、如靈數、如占星等等,全嘗試去探索時空變化的過程與軌跡,遠道者視之爲玄奧,可是,近道者則明白天地間並非無言,天文,天文,天確有其文字,關鍵在乎閣下願不願意(或是否有緣)研讀與求索吧了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