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天文啟示

秋分秋決預兆革新變天之象

星海觀瀾 秋分秋決預兆革新變天之象 (原刊於明報世紀版) 太陽已進入天秤座,上周談過,意猶未盡。天秤之秤,有平分之義。恰好配合了地球上的氣候。太陽進入了天秤,就是秋分的開始。秋分,是二十四節氣之一 ,每年9月23日前後(公曆9月晝夜平分點),太陽到達黃經180°時開始。分者平也,此當九十日之半,故謂之分。分就是半,是指秋季九十天的中分點。 這個「分點」,每年會出現兩次,就是分別在3月21日的春分,以及9月23日的秋分了。在春分,日下點由南向北通過赤道,而秋分則是日下點由北向南通過赤道。所以春分是升分,而秋分是降分。 中國古代社會,秋分之後,往往就是秋決之期,原來帝王習慣選擇在秋分日執行處決犯人。秋天開始,氣候肅殺之象,順應天時也。 這個現象,提帶了我對天秤座的主星的疑問。由於天上的行星數目不足,所以一些行星要身兼二職,如火星,既守護天蠍,也要兼顧白羊,又如水星,同時守護處女與雙子,那麼,金星也是同一處境,都是金牛與天秤的主星。我總覺得,問題來了。金星守護金牛,與火星守護天蠍,兩星座的對應,一剛一柔,十分合理。但天秤落在西方,位於如此肅殺的位置,其屬性沒有理由歸金星的。按中國占星書記載,太白金星從來是凶星一顆。 《史記正義》所載:「太白者,西方金之精,白帝之子,上公,大將軍之像也。」在戰場,將軍的任務,就是殺殺殺。所以,古代陰陽家的解釋,太白金星就是戰神,掌管戰爭之事。只要金星在特殊時間、區域出現,是「變天」的象徵,是暴發革命或政府變異的前兆,代表要發生大事了。 《漢書·天文志》:「太白經天,乃天下革,民更王。」唐代玄武門之變前,太史令傅奕曾密奏唐高祖:「太白見秦分,秦王當有天下。」秦王李世民登基之後,還不忘此事。 我難免聯想到此時此刻的時局,變天的氣味,愈來愈濃,國際上,美國與北韓正在針鋒相對,還涉及南韓與日本在內。會不會一觸即發呢?最巧合還是中共的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,決定在秋決後的時期內舉行,大家不要忘記,中共的國慶是十月一日,即是說,中共是天秤座也。殺氣騰騰之象畢呈,秋決,將會是那個人頭落地呢?很快,便可以揭曉的了。 那麼,天秤座的主星應歸何處呢? 自從冥王發現之後,白羊座的主星便一分爲二,火星與冥王共事一君,因爲冥王代表最高層次的火星,看來,同樣,天蠍座也應如此。不過,我認爲,與其共事一主,不如各司其職,火星歸天蠍,金星歸金牛,陰陽對應,十分相襯。而餘下的冥王,守護白羊與天秤,是否合理呢?代表暴力,死亡的冥王歸于天秤,理由如上述,至於白羊方面,可能還有商榷的地方,待再發現新行星纔可解決這個問題吧。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啟示錄第十二章預言與天象配合

星海觀瀾 啟示錄第十二章預言與天象配合 今年的日全食效應,到目前爲止,在天災方面,可以說,是立竿見影。在美國本土,一場哈維颶風,便令整個德州滿目瘡痍,另一股颶風艾瑪也將接踵而至。此外,洛杉機的大規模山火,反對特朗普執政的人士不斷增長中,加上美俄因駐外領事館被查事件,進入新冷戰狀態等等,難免給人一個印象,美國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。但最令人擔憂的是北韓的發射導彈與試爆氫彈,這一切是否會引致世界第三次大戰,仍是未知之數。 在這個關鍵的時刻, 聖經的「啟示錄」第十二章,再一次受關注,是意料之中。因這一章的內容,還與9月23日的天象奇異地吻合,難免令基督教人士重提世界末日預言的降臨了。原文是這樣的:「天上現出大異象,有一個婦人身披日頭,腳踏月亮,頭戴十二星的冠冕。她懷了孕,忍受產難,疼痛要生,就呼叫。」 打開當日的星盤,太陽確披在處女座(婦人)之上,三星(水、金、火)同聚于由九顆主星構成的獅子座,九加三,正共成十二星的冠冕,月亮在處女座的腳下。 至於懷孕的異象呢?以下就是基督教人士的解說:對於世人,帝王之星是太陽,那是獅子座的主星,但對於太陽系的九大行星,帝王之象是木星。事實上,木星也是眾行星中最大的一顆。木星象徵天上萬王之王。在去年與今年期間(2016年1月19日,至5月19日,然後2017年2月19日,至6月19日),前後在處女座逆行,逗留時間總數恰巧是女性懷孕的時間。到這個月的廿三日,就正式誕生了,即離開了母親的子宮,朝向天秤座,正常運行。 基督教人士的眼中,2017年,是一個十分特別的年份:6月7日是以色列收復耶路撒冷聖殿山的50周年。9月21日是猶太新年,即吹角節、9月23日,出現上述天文異象。10月31日,是馬丁路德發動宗教改革的500周年。11月29日,聯合國通過巴勒斯坦決議案的70周年。這是不是意味著,無論如何,今年內將會有重大的事件會發生呢? 以色列信徒從聖經解讀,相信基督再來之前,會經歷七年的大災難,後三年半尤其嚴重。於是想起這次橫跨全美的日全食,接著另一個橫跨的日全食,將在2024年出現,與今年相隔,恰好七個年頭,豈不是說,第一個日全食之後,就是大災難的開始? 據聖經研究專家說,這個所謂大災難,是因爲世上出現了敵基督,於是在耶穌再誕生之前,必須把這個敵基督打倒。這有點像先來清理 一下門戶,如不相信上帝,不悔改,就要吃苦頭了。作者不是基督徒,只是覺得這一回,天象如此配合聖經的經文,是不是巧合就可以解釋得清楚? 從占星的角度,今年的確不是一個好年頭(年初本欄已在春分星盤一文提過),2017已過了一大半,是耶非耶,很快大家都可以齊齊見證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日全食現象可視為占星的試金石

星海觀瀾 日全食現象可視為占星的試金石     這次21日的日全食的特別地方在那裏呢?大致上,日全食是非常罕見,平均來說,地球上每18個月才會出現一次日全食,而同一個地方,將近 400年才有機會重覆一次!地球上70%是海洋,所以全食帶往往出現在海上,扣除掉南北兩極和一些交通不容易到達的地方,能夠看見日全食的地方就更少了!這次發生在美國的日全食,橫跨全境,要再來一次,就要等到2024年了。除了這些數據,今次還突顯了一個人物,一個與天象扯上密切關係的人物,他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,因爲他的出生記錄恰好成爲驗證星占能量的絕佳資料。   他是雙子座,但他的命度命宮均在獅子座,加上火星相伴。火星26度,命度29度,而日全食在28度,夾縫在或可說是被困於日全食的數據之中。不止此,獅子座主星軒轅十四(Regulus)盤據在他的命度,而今次日全食也適逢此主星的回歸。更妙的是,特朗普出生之日(1946年6月14日),巧逢月食之期。凡是日月食出生的人士,在他們有生之年,每逢日月食時期,自然出現相關的回應,正所謂 all written in the stars 。   代表他內心世界的月亮座落人馬座,與獅子座同是火象,火星緊貼命度,清楚地顯示他是個具火爆性子的傢伙,上任以來從他發表的言論便足以證明這點。軒轅十四是帝王之星,這次被月所掩,還正從獅子座移向處女座,預示君主威勢末落,將被新的世代所替換。   情況還會複雜一些,從日全食的星圖看,當天流年突變性質的天王星與日全食度的相位是120度,即兩者同是28度,表示傾向難以預料的情況都會發生。加上火、月、羅都同聚食度,所謂難以預料,其實也可預料,即總離不了火(戰神)、羅(因果)帶來的特性:爆炸性、毀滅性意外,包括天災如火山,地震等。別漏了,水星逆行,説得上是火上加油。   對上一次類似的日全食,是1918年,那一年,是西班牙病疫猖獗的一年,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如火如荼地進行中。原來今次日全食當天,是美國黑奴革命186周年紀念日(1831年發生,五十多名白種人被殺),以上種種,即証過去,凶象畢呈,這次日全食重來,對美國還會是值得祝賀的日子嗎?   一直對占星學存疑的人士,這次世紀性的日全食,無疑是個很有趣的考驗。人們説,是的,日月食不外是甲星體掩蓋乙星體,大自然現象之一吧了,或還會加上一句,占星學是不科學的。好,讓我們拭目以待。在未來的日子,引証一下這次罕見的天象帶給世人(至少對美國人)產生什麽的影響。        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記錄星宿的命盤就是個人靈魂的晶片

記錄星宿的命盤就是個人靈魂的晶片   孔子提出過一個疑問:未知生,焉知死。可是,活生生的人,只要在生的一天,對於死亡,都禁不住充滿好奇心理的追尋。對生命未能了解似乎還是次要,死亡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,才是耿耿於懷。   在現實的世界裏,生死之間的界線,許多時候,似乎的確不是那麼清晰的。有人死了,也可以復活,還憶述死後所見所聞的經驗。也有人甚至聲稱成功投胎從新做人,有關前世發生的事,描述得非常詳細,難以置信也得相信。當然已有不少學者以及機構專門研究此類個案,與死亡有關的書籍出版,數量實在驚人。   凡此種種,讀者從網上 google  一下,自然找到大量的資料來作參考,所以,作者實在不需要在這裏左抄右引了。在生生死死這個問題上,到達終極的思考後,有兩個字自然在腦海中浮現出來,就是「靈魂」。肉體既然死了,是不是真的一了百了,還是作爲萬物之靈的人類,死後總有點「靈」的東西吧?這個「靈」,是哲學性的,也是宗教性的。   最近的一篇報導,是與人死後的腦部活動有關。就是說,人死了,心臟停了,沒有呼吸了,在法律上,醫學上,都自然宣佈這個人正式死亡。可是,研究人員發現,原來「正式死亡」後的長達五至十分鐘的時間,腦部仍在運作。這個現象說明了什麼呢?是不是可以說,這五至十分鐘,會不會是一個「靈魂」的時空?   有人嚐試作過這樣的實驗,把人死了的前後的體重,記錄下來,作爲比較,看看是否可以找出靈魂的重量。結果如何,還是不了了之。大家在想,靈魂不是物質,又何來重量呢?如果靈魂真的存在的話,靈魂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呢?   有人自然會提問:靈魂會不會就是鬼?魂魄,魂魄,都是鬼字旁的,起碼,靈魂也是鬼的一部分吧?古人常愛說,「生,寄也;死,歸也。」所謂生,只不過是暫居於人世間,處於一個寄託的狀態,這樣的話,死纔算是歸去,或回歸原來的地方。而這個「歸」字的轉音,就是「鬼」了。世上沒有鬼,是歸,不是鬼。好了,那麼,我們死後,歸去何處呢?既然不是肉身的歸去,那必然是肉身的相反:靈魂的回歸吧?可見歸是鬼,顯然未能解釋靈魂之謎。   不妨給大家一個答案,人的靈魂的確存在的。每個人的星盤,就是他的靈魂證物。較科學的一點說法:星盤是靈魂的晶片,靈魂的面目,是由占星符碼所構成。有來處,星盤就是記錄一個人的暫居歲月,也可察知去處。星盤其實不算是死物,不是嗎?人死了,星盤上的星宿,仍繼續運行。我沒有這個機會,如果拿轉世人星盤與他前世的星盤,來作一個比較 ,相當有趣,一定有所收獲。一個星盤在手,在我的感覺就是這麼的一個靈魂,曾經在這個世上暫居過。就算我不認識對方,一樣根據星盤上各行星構成的蛛絲馬跡,就可以織出一幅靈魂圖像來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日全食再遇雞年    政治海嘯吞噬香港

星海觀瀾 日全食再遇雞年    政治海嘯吞噬香港   對於某類人,天垂象,見吉凶,這句話可能視之爲迷信思想。當我們明白天、地、人三者的關係是什麼的一回事後,可能想法會改變過來。事實歸事實,人活著在地球上,沒有可能不受天象變化與地理環境的影響的。分別在你本身的生活態度,恐怕只有兩個選擇:一是忽略,獨斷獨行,二是好奇,探討真相。 不周山的神話,不少人都聽過吧?原文如下:「昔者,共工与颛顼争为帝,怒而觸不周之山,天柱折,地维绝。天倾西北,故日月星辰移焉;地不满东南,故水潦塵埃歸焉。」其中一個解讀是:「說明了人之尊嚴,人之自由意志,可以改變天地。」然面,我的解讀是這樣,其實人類所謂具備自由意識,不外起於自相殘殺,結果,拖累天變地動,但又如何呢?天與地依然存在,而事實上,人必須依靠天包地載纔可以生存下來。古人認爲「聖人象之,聖人則之」,了解天地陰陽法則,纔是走向「人道」的正確道路。 所以,各國古代文明基礎,都是對天文的解讀作爲開端,無一例外。到所謂科學發達的今時今日,對於天象變化實應不能視若無睹。將在下月21日發生的日全食,就值得大家深入討論一下。 產生日食的條件,必須月相在新月,日、月同時在黃白交點線上,日全食更要月在近地點。 這些現象都是周期性的,天文學家以數字編號列成「沙羅周期表」(Table of Saros Series) 。 所謂周期,即是說每隔一 個沙羅周期,日月地都重演相對的位置,即是日食也重現大約相同的食份、食延時間和日地距離。日食「沙羅序列」就是指這組相隔一個沙羅週期,順序排列的日食。而今次8月21日的日全食就是歸入145序列(這個序列,共有77次日食。) 過去的年份相繼爲1927、1945、1963、1981、1999. 占星學者認爲近似的日全食,會帶來日食區近似的效應。 在追查資料的過程中,我發現了1945、1981以及今年的日全食,都屬雞年。1945年是乙酉,1981年是辛酉 ,今年是丁酉。但由於日全食落在那個星座,總會出現不同之處。1945年日全食落在巨蟹座16度,但1981年與今年較爲接近,前者落在獅子座7度,後者也落在獅子座,28度。 1981這個雞年的香港,發生連串的大火及爆炸事件,而今年還未完結,重災區不在火劫,而在政治事件,過去或現任的公職人員被判罪,一波未平,另一波又起。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命盤,命度在獅子座,加上火星接近,全球占星家群起預測他的運程進入寒冬期,甘乃迪被剌,列根被槍傷,都是在這序列的日食年發生。梁振英也是獅子座,流年火星與本命太陽會合,看來劫數快到埋單的時候了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獅子座日全食  不利當權者  美國成重災區  

星海觀瀾 獅子座日全食  不利當權者  美國成重災區 不同的日月食(如環食、偏食、全食等)是天文必然現象之一,但從中外古文明的文獻記載,這些現象若與其他行星構成不尋常的相位時,便會對人類造成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,有關此類預言,真是數不勝數。日全食現象,則更不能等閒視之。 下一個月,即8月21日的一次日全食,對於美國人來說,是一個超級的日全食,因爲這是美國1776年建國以來,第一個僅在美國境內掠過的日全食,而沒有掠過其他國家;同時這也將是99年來掠過美國全境的日全食現象;更是自1970年以來,美國覆蓋範圍最廣、最容易觀測日全食的機會。屆時,一條寬度約67英里的「日全食帶」將由西至東橫跨俄勒岡州至南卡羅萊納州等12個州,在這日全食帶內的任何地點,日全食都會持續2至3分鐘之久。試想想,全國連環陷於烏天黑地,是吉或凶之兆?   我不禁想起2014至2015間,空前的連環血月全食現象,那分別為2014年的4月15日和10月8日,以及2015年的4月4日和9月28日(之間沒有任何月偏 食),而且與猶太教中的逾越節(Passover)及住棚節(Sukkot)重疊,最後的一次,即9月28日,正逢月球接近地球,歸超級月亮,這是極之不尋常的。四次連環血月,在北美大部分地區,都可以見的。 在天文學的角度,日月食能目睹,是難得的賞測機會,但從占星學來看,日月食當頭,絕對不利。兩次難得的天象,竟然全集中在美國境內,大部分占星學者都認爲世界時局大變將無可避免。 事實上,從2014年開始,變局已見端倪。恐襲事件此起彼伏,歐洲難民潮一發不可收拾,北韓不斷試導彈挑釁,爆冷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,英國脫歐困境,中共黨內激烈鬥爭不絕等等,隨時都成爲計時炸彈。小如香港這個地區,這幾年來,大家已目睹以及體驗到今非昔彼,步向沉淪的階段。瑪雅曆的預言準確,2012年後,舊日世界終結,面對是一個翻天覆地的新局面。 如果全球是一本書,三年前的連環血月已爲大家翻開了災難的第一頁,那麼,下月的超級日全食,將是全書內容重點的詮釋了。日全食當天的星盤,告訴我們食的位置在獅子座28度——心臟地帶最明亮的一顆恆星:軒轅十四,君主的象徵,如今被月所掩,預示著當權人物將處於危險狀態,下臺、被襲或甚至離世。特朗普命盤,軒轅十四緊貼命度,還有火星在旁,在未來的日子,他會面對重重困難,是可以預見的。不禁想起梁振英也是獅子座,雖未知他的出生時間,但如果他的生日資料屬實,日食與流年火星及其本命魔性冥王會合,衝擊程度一點也不輕,盈不可久近矣。讓我們拭目以待吧。      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人身難得 覺悟眾惡莫行 向善而生

星海觀瀾 人身難得 覺悟眾惡莫行 向善而生 當一個人靜下來,進入思考的狀態中的時候,一個問題總會浮上來的:究竟有沒有創世者?我們這個世界,真是無中生有?這個「無」是怎麼樣的「無」呢?整個宇宙從來處於混沌之中,還是存在於一個秩序裏面呢?更進一步去想,就算真的有上帝存在,上帝創造世界,是擲骰子的方式,還是預早有了腹稿? 不必理會那些稱號,什麼主,什麼上帝,什麼神,什麼菩薩等等,只要這麼想,在茫茫宇宙中,太陽系是唯一的星系,具備以下條件:九大行星圍繞太陽運行,守護著居於其中的地球,與月球相輔相成,創造出一個適合人類和其他生物的生存環境之餘,還可以建構和發展所有文明的進程。這不是偶然或巧合,而是來自一個無上的意志。 不妨比喻地球爲一面鐘。鐘錶是金屬組件合成的一副機械,這種合成,會是偶然或巧合造成的嗎? 先講太陽,月亮與地球這三者的關係,就有足夠理由相信整個宇宙不是骰子的效應。例如,日月食現象的出現,是基於三者之間的恰當的距離,長一些,短一些也不可以。 月球體積比太陽小得多,其直徑大約是太陽的四百分之一,妙在月球與地球間距離也差不多是太陽與地球間距離的四百分之一,所以從地球上看,月亮與太陽的圓面大小差不多相等,太陽被遮蓋住了,日食纔會發生。 此外,更重要的一點是季節的形成。這完全是地球自轉時的傾斜度之故。目前,地球的轉軸傾角大約是23.44度,雖然在一整年之中轉軸傾角都朝着相同的方向,但是因為地球繞着太陽運行,因此原先朝向太陽的半球會逐漸改變成背離太陽的半球,反之亦然。這種作用是造成季節變化的主要原因。 可以想像,就算在外太空找到近似地球的星體,如空氣與水份的可能性,但,沒有像我們地球月亮太陽三者共同體這樣的特殊環境/系統,也沒有可能出現近似人類的生物的。 佛家常言:「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」。人與六道有別,因爲人道有能力覺悟。依佛家的觀點, 覺悟在脫離輪迴之苦。從另一個角度看,人爲萬物之靈,就是具有覺悟能力,正由於這種覺悟,不甘心生命無常,便盡已所能,去完成延續地球能量的工作,於是,人類纔有了文明。肉身可滅,靈魂長存。但靈魂爲何?就是生前留下的工作。小者在親友間你的一言一行,大者如文學藝術創作或科學發明成果。人身的覺悟就是爲難得的地球而整合組件,好使地球永遠生生不息。原來,地球的養料來自人類。 最後想說的是向善的覺悟。有人說,有善必有惡。還是聽我說,下愚的人纔會仗惡而活,上智的人必會走向惡的對面。覺悟不是坐下來靜思而獲得,覺悟是要決心參與人生不同的戰鬥,無論如唐吉訶德的挑戰風車般虛幻,或如齊天大聖大鬧天宮般荒誕,在善的鞭策下,悉心以赴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