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天文啟示

今年2018連環超月遇月全食

星海觀瀾 今年2018連環超月遇月全食 今年2018,一個不尋常的年份。筆者在過去兩周都撰文談論過了,意猶未盡,還有一個特殊的天象要補充的,就是在這個1月份之內,前後出現兩次超級月亮,其一是在1月2日,其二是1月最後的一天,即31日。 首先,何謂超級月亮(Supermoon)呢?就是指當滿月或新月運行到最接近地球的距離,這樣,月亮的光會比平時亮度多百分之三十,同時,望上去,也比平時大百分之十四。超級月亮 並不是官方的天文名詞,查實是由一位出名占星學家李察諾爾(Richard Nolle)命名的。三十年前,他已撰文論述這個現象如何直接影響地球上的海嘯、地震、風暴、火山爆發等天災。他的理論指出,滿月與新月都有超月現象,只是新月看不見,纔被人忽略,不可不知,在占星學上,滿月對人類的影響是較爲顯著的,滿月的超月現象較受重視,是可以理解的。他更指出,但凡月亮與地球的距離落在361,000公里之內,就屬於超月范圍。月亮平均距離地球384,000公里。超月之日期前後三天之內,就會看到上述的效應。就以月初的超月現象爲例,1月2日超月,4日開始,美國與加拿大便受特大的旋風炸彈(Bomb cyclone)所襲。(其實最近距離的超月,當數2016年11月14日的一次,是1948年以來最接近地球,距離爲357,000公里。) 本月31日的超級月亮,卻可堪稱爲難得一遇的天文現象,首先,這是一個藍月(Blue Moon),凡在一個月內出現兩次滿月,就命名爲藍月。外國人有 once in a blue moon 的說法 似乎一生難得一見,其實,逢兩年至三年左右,便會出現一次藍月。不過,這次藍月、超月與月全食加在一起,就認真不尋常了。 正因爲是月全食,於是,這次超月也是血月(Blood moon)。何謂血月?當月蝕的發生屬於月球完全被地球陰影遮擋時,由於光線經過大氣層產生折射,在地球上可以觀察到只有暗紅色像血,這就是「血月」了。 通常超級月亮,13至14個月內纔會出現,今年,30天內便連續出現兩次,不止此,原來去年唯一的一次超月(12月3日),也在60天范圍內加入,這樣呈不離二,二不離三,構成了一幕超月三部曲。上一次發生同一現象要追溯到 1866 年 3 月 31 日,即152年之前。 一個有趣的巧合,今次月全食維持時間,長達 77 分鐘,似乎應對了香港的777 魔咒。今次月全食發生於獅子座與水瓶座這軕上,所以,這兩個星座的朋友,就得特別小心身體及意外了。時局而言,在位人士將會面對一個特殊的困難時期。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聖誕原紀念耶穌受孕於瑪莉亞之期?

星海觀瀾 聖誕原紀念耶穌受孕於瑪莉亞之期? 過幾天便是聖誕了。預祝各位聖誕快樂。聖誕的主角是耶穌基督,而他出生之謎團,至今未解。12月25日,是所謂公認的耶穌誕生之日,因此纔產生聖誕假期,可是,萬王之王,救世之主真的在這一天降生嗎?或問:耶穌是山羊座嗎?山羊座的主星是土星,而土星是撤旦(魔鬼)之星。說耶穌誕生於撤旦魔掌統領之下,是有點說不過去吧? 單從福音的記錄,世人找不到明确的答案。後人往往只能從三王來朝這個故事作揣測,所謂三王,其實是magus, 來自東方的占星師。他們發現了天上的巨星後(後世稱爲伯利恆星),認爲這是神之子降生的先兆,所以前往耶路撒冷尋找降生之所。這顆天上巨星,於是成爲重要線索之一。不過,就算從占星的角度,仍是眾說紛紜,莫衷一是。有人認爲耶穌應是獅子座,因爲獅子是帝皇之星座。有人堅持耶穌是雙魚座,因爲他是雙魚座年代的標誌。也有人從土星木星難得的會合入手,推算他們心目中正確的年月日時。更有人認爲伯利恆星並非真正的行星,而是正值爆炸的超新星或是突如其來的彗星。 聖誕日所引起的疑問,不限於占星師、歷史學者或神學家,其實連梵蒂岡掌門人也提出異議。前教宗本篤十六世所寫的《拿撒勒耶穌三部曲》,最後一冊便清楚地揭示:耶穌的出生比以前預想的要早。我們今天使用的曆法, 始于基督誕生元年, 是由第六世紀的一名僧侶 Dionysius Exiguus 所訂立的,但他的計算很可能是錯誤的,差距起碼是幾年云云。 我曾翻閱不少有關耶穌出生的資料,其中一個網站(https://goodnessofgodministries.wordpress.com) 所討論的,頗有可信的地方。作者引用了經文的零碎資料,配合天文現象,找到了一個答案,認爲耶穌的正確出生日期爲公元前3世紀9月11日。耶穌是處女座。處女座確令人聯想起耶穌是童貞受孕的。 從占星學的角度看,太陽、木星、軒轅十二、獅子座等,均是帝皇之象,該文作者就是當把處女座拉在一起,自然給人們一個天衣無縫的聯想。原文的理據長達數千言,短短此文恕無法引譯,有興趣者可按上述網址查看即可。 網址的其中一位讀者Elva kimble 的回響,引起有關學者的注意,就是他引用了巴比倫時期的一位先知Haggai 的詩作,提露了當時人們訂定12月25日爲聖誕,不是無因的,分別是他們紀念的不是耶穌的生日,而是瑪莉亞童貞受孕之期。若根據此點推算,懷胎十月,嬰兒呱呱墜地之時,的確就在9月份之內,那麼,說耶穌出生於9月11日,豈不確有可信的地方?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木星人馬樹立頂天立地的人格

星海觀瀾 木星人馬樹立頂天立地的人格   上周已預告過,今次主題是木星。 目前太陽已進入人馬座,人馬座的主星就是木星。 大家都知道,木星是九大行星最大的一顆行星,原來木星所代表的人間事務,也是眾星之冠。 關於中國古代的五行學說,最早可追朔到《尚書·洪範》,之後,在《左傳》、《呂氏春秋》、《白虎通》等古籍的內容,都不時提及與五行有關的休咎思想。當落在陰陽家之手後,再與醫學結合在一起,五行學説自然更變得實用與普及了。扯到五行命理時,關於木的特性,就有這個說法:木主仁:木曰「曲直」、曲者、屈也,直者、伸也,故木有能屈能伸之性,木納水土之氣,可生長發育,故木又具有生發向上修長的柔和、仁慈之性。木:其性直,其性和,四柱中木旺者,仁慈、溫和、博愛、有惻隱之心,樂於助人,慷慨,身材修長、舉止瀟灑,頭髮濃密光亮、活潑、積極、上進心強。四柱中木太過為忌,則為固執、偏激、不及者懦弱、嬌妒、忘恩負義、冷酷。可見木星像真他星體一樣,有正的一面,也有頁面看法。 上面引述的內容,與西洋占星相比,大致上頗有接近的地方。如當木星落在命宮,或木星與日月的相位達致和諧,此人心地善良,壞極有限也。 木星同時代表財富,福德。若落在第二宮,又與金星、月亮構成良好相位,此人一生衣無憂是可預期的。木星與土星的特性,恰好處於相反位置,前者是放大,後者是收縮。目前天象,木星在天蠍,近來有關性醜聞,一波接一波爆發,就是一個驗證。當然,在個人命盤上,此二者的結合,也表示個人在這期間,性欲的需求也較爲旺盛。所謂放大,即擴張、伸延、繁衍之意。所以,木有能屈能伸之義。當論及時局方面,木星所代表的范圍則十分廣泛,如教育、宗教、哲學、醫療、出版、旅遊、經濟等等。 本身是人馬座,即太陽落在人馬座,或月亮在人馬,或命宮在人馬,此人稟性剛毅,在工作上富有衝剌力,健談,喜歡找捷徑。談吐活潑,所以,初初認識人馬座時,他或她常給你一個良好,甚至深刻的印象。他們的人緣頗佳,全是意料中事。 因爲人馬座總給人積極上進之印象,追求知識之心表現強烈,於是有人認爲凡是天才人士,木星在星盤上的位置必然十分突出,這只說中了一半吧了。木星單獨行事,是不中用的,如果木星能與天王或海王構成好相位,那麼,他們的思想通常會異於常人,在藝術上的發展,也有很大的空間。 人馬座,半人半獸,與完整的人總有差別吧? 錯了。殊不知,正因半人半獸,纔是有血有肉,性情十足之人。上半身代表思想、理性,下半身代表情欲、生殖,這樣,纔是一個完整的組合。人馬的弓箭是向上瞄射的,充分代表了「人總望高處」,頂天立地的人格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土星回歸山羊座將應驗天道酬勤

        星海觀瀾 土星回歸山羊座將應驗天道酬勤 (原刊於明報世紀版) 太陽系的九大行星,可以說,分別是獨立的個體。但在占星學的基礎上,是有分組的必要。起碼分爲兩大組,其一是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稱爲內行星。其二是天王、海王與冥王,稱爲外行星。內行星主理人事方面的發展,而外行星則與時局動態有關。至於海龍(Chiron),被認爲是兩大組別的橋樑,個人內心世界與外邊社會環境的通道。 古代中國的五行術數,五行者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也,陰陽家認爲五行這個數目足夠論盡宇宙玄機,就算當天、海、冥這三王陸續被發現後,也把他們納入五行系統之中。如占星大師吳師青先生在其重要著作《中國七政四餘星圖析義》中,便主張天王屬於水瓶座,水瓶座者,子也,而子者,土也,故從土論。然後海王屬雙魚座,雙魚者亥也,亥者紫氣也,即木星,故從木論,此外冥王歸白羊座,從羅喉論。這些論述,非千字小文可論及,待有機會再説吧。 本文的焦點是土星,因爲土星將要回歸了,返回他的老家,那就是山羊座。土星是山羊座的主星,守護星。土星的一周天,需時28年左右。在每一個星座,會停留約三年的時間。今年12月20日土星便離開人馬座,進駐山羊座了,直至2020年12月18日。 所謂回老家,占星學的術語是回垣,能夠返回自己的「出生地」,當然是值得欣喜之事。土星的特質就是山羊座的性格, 如保守、堅毅、勤奮、愛思考,不苟言笑等等。古代中國書籍的記載,土星也稱爲鎮星,鎮壓土地之意。關鍵詞是堅毅,穩固,具建構特質。那麼,這次土星回歸,說明一些什麼呢? 很明顯,對於山羊座的朋友而言,未來的三年,是頗爲重要的日子。如果你在過去一直努力耕耘,信念不變,看來,收成的良機出現了。土星是天道酬勤的最佳典范。山羊就是不畏艱辛,攀爬至山頂方休的。既然回到老家,本身的潛力,自然發揮到極致。若要籌劃大計,抓緊機會,此其時也。過去身在人馬座的土星,可以說,周身不自在,正如一個嬉皮人士被強迫穿上禮服赴會一樣。人馬的主星木星主放縱,而土星主克制,恰恰相反,所以,土星還是返回老家好。 1961年的土星回歸,柏林圍牆筑起,分隔德國爲東與西,到1989年,土星又一次回歸,同一圍牆倒下了,給我們的啟示在:土星追求至高至善,發覺不對辦時,便得摧毀,重新建構自己認爲滿意的結果。今次的回歸,對時局有什麼影響呢?到2020年初,土星便與冥王會合,冥王的特點是先破後立,死而後生,與土星自然一拍即合,可以預見舊有的,腐朽的機制必會崩如山倒,無一幸免,新的氣象可露曙光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重力波提高占星在科學上的定位

星海觀瀾 重力波提高占星在科學上的定位 來自對占星學有所懷疑的人士,最常聽到的提問就是:天上運行中的星體真的會間接或直接地影響地球上的生物嗎?這種影響如何發生?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呢? 占星學不是古人憑空捏造出來的。事實上,上古年代,占星學就是天文學,到後來纔分了家。占星也者,簡單的說法是:占測天上星體運動現象與對地球產生影響的密切關係。 最基本的聯想是:既然地球是太陽系的一份子,彼此息息相關,是理所當然的吧?問題在,相關的程度有多少,依據什麽進行影響,而所產生的影響又是什麼? 事實上,太陽系的結構,足以帶給我們不少的命題。試想想,爲何眾大行星億萬年間,絲毫不誤地環繞太陽運行呢?還有各大行星本身的衛星,也似乎服從一個定律。如果真的存在一個上帝,看來,這個上帝不可能靠投骰子方式來創造這個宇宙,相反,這是一個大設計,基于某一些法則去運行整個系統。太陽系就是這樣的一個系統,而不是一盤散沙的星團。 科學家的解釋是萬有引力。這種萬有引力可令各行星不越軌,循規導矩,於是乎,也牽制地球上的一切生物?但如果我們知道,宇宙間還有一種叫「重力波」的東西,對星宿影響我們這個概念可能會更加清晰些吧? 早於1916年愛因斯坦便預言重力波將會在一百年後被測騐到。而今屆諾貝爾物理學獎,正是由三名發現重力波的美國物理學家奪得,他們從兩個黑洞對撞發現了重力波,驗證了愛因斯坦的説法不誤。 重力波究竟是什麽的東西?, 在廣義相對論裏,重力波是時空的漣漪。 像當投擲石頭到池塘裏時,會在池塘表面產生漣漪,從石頭入水的位置向外傳播。 當帶質量物體呈加速度運動時,會在時空產生漣漪,從帶質量物體位置向外傳播,這時空的漣漪就是重力波。由於重力波與物質彼此之間的相互作用非常微弱,重力波很不容易被傳播途中的物質所改變,因此重力波是優良的資訊載子,能夠從宇宙遙遠的那一端真實地傳遞寶貴資訊過來給人們觀測。 這種帶質量的時空的漣漪,不正就是運行中的行星影響地球上一切生物的旁證嗎?原來引力不只操控行星軌跡,還發出漣漪,一種波浪式的牽引,傳達某種隱蔽的訊息。這些隱蔽的訊息,不就是説明占星學礎基的可靠性麽? 所謂不同訊息,就是來自不同星體所代表的特性,如金星代表情感,水星代表思想或火星代表生命力等等。漣漪發出了,我們便接收。不過,這當然不是簡單的訉息,因為不同的相位,自然帶來不同程度的反應了。 看來,這次重力波的驗證,間接地令占星學的地位,在科學的領域內大大提高了位置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秋分秋決預兆革新變天之象

星海觀瀾 秋分秋決預兆革新變天之象 (原刊於明報世紀版) 太陽已進入天秤座,上周談過,意猶未盡。天秤之秤,有平分之義。恰好配合了地球上的氣候。太陽進入了天秤,就是秋分的開始。秋分,是二十四節氣之一 ,每年9月23日前後(公曆9月晝夜平分點),太陽到達黃經180°時開始。分者平也,此當九十日之半,故謂之分。分就是半,是指秋季九十天的中分點。 這個「分點」,每年會出現兩次,就是分別在3月21日的春分,以及9月23日的秋分了。在春分,日下點由南向北通過赤道,而秋分則是日下點由北向南通過赤道。所以春分是升分,而秋分是降分。 中國古代社會,秋分之後,往往就是秋決之期,原來帝王習慣選擇在秋分日執行處決犯人。秋天開始,氣候肅殺之象,順應天時也。 這個現象,提帶了我對天秤座的主星的疑問。由於天上的行星數目不足,所以一些行星要身兼二職,如火星,既守護天蠍,也要兼顧白羊,又如水星,同時守護處女與雙子,那麼,金星也是同一處境,都是金牛與天秤的主星。我總覺得,問題來了。金星守護金牛,與火星守護天蠍,兩星座的對應,一剛一柔,十分合理。但天秤落在西方,位於如此肅殺的位置,其屬性沒有理由歸金星的。按中國占星書記載,太白金星從來是凶星一顆。 《史記正義》所載:「太白者,西方金之精,白帝之子,上公,大將軍之像也。」在戰場,將軍的任務,就是殺殺殺。所以,古代陰陽家的解釋,太白金星就是戰神,掌管戰爭之事。只要金星在特殊時間、區域出現,是「變天」的象徵,是暴發革命或政府變異的前兆,代表要發生大事了。 《漢書·天文志》:「太白經天,乃天下革,民更王。」唐代玄武門之變前,太史令傅奕曾密奏唐高祖:「太白見秦分,秦王當有天下。」秦王李世民登基之後,還不忘此事。 我難免聯想到此時此刻的時局,變天的氣味,愈來愈濃,國際上,美國與北韓正在針鋒相對,還涉及南韓與日本在內。會不會一觸即發呢?最巧合還是中共的第十九屆全國代表大會,決定在秋決後的時期內舉行,大家不要忘記,中共的國慶是十月一日,即是說,中共是天秤座也。殺氣騰騰之象畢呈,秋決,將會是那個人頭落地呢?很快,便可以揭曉的了。 那麼,天秤座的主星應歸何處呢? 自從冥王發現之後,白羊座的主星便一分爲二,火星與冥王共事一君,因爲冥王代表最高層次的火星,看來,同樣,天蠍座也應如此。不過,我認爲,與其共事一主,不如各司其職,火星歸天蠍,金星歸金牛,陰陽對應,十分相襯。而餘下的冥王,守護白羊與天秤,是否合理呢?代表暴力,死亡的冥王歸于天秤,理由如上述,至於白羊方面,可能還有商榷的地方,待再發現新行星纔可解決這個問題吧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

啟示錄第十二章預言與天象配合

星海觀瀾 啟示錄第十二章預言與天象配合 今年的日全食效應,到目前爲止,在天災方面,可以說,是立竿見影。在美國本土,一場哈維颶風,便令整個德州滿目瘡痍,另一股颶風艾瑪也將接踵而至。此外,洛杉機的大規模山火,反對特朗普執政的人士不斷增長中,加上美俄因駐外領事館被查事件,進入新冷戰狀態等等,難免給人一個印象,美國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。但最令人擔憂的是北韓的發射導彈與試爆氫彈,這一切是否會引致世界第三次大戰,仍是未知之數。 在這個關鍵的時刻, 聖經的「啟示錄」第十二章,再一次受關注,是意料之中。因這一章的內容,還與9月23日的天象奇異地吻合,難免令基督教人士重提世界末日預言的降臨了。原文是這樣的:「天上現出大異象,有一個婦人身披日頭,腳踏月亮,頭戴十二星的冠冕。她懷了孕,忍受產難,疼痛要生,就呼叫。」 打開當日的星盤,太陽確披在處女座(婦人)之上,三星(水、金、火)同聚于由九顆主星構成的獅子座,九加三,正共成十二星的冠冕,月亮在處女座的腳下。 至於懷孕的異象呢?以下就是基督教人士的解說:對於世人,帝王之星是太陽,那是獅子座的主星,但對於太陽系的九大行星,帝王之象是木星。事實上,木星也是眾行星中最大的一顆。木星象徵天上萬王之王。在去年與今年期間(2016年1月19日,至5月19日,然後2017年2月19日,至6月19日),前後在處女座逆行,逗留時間總數恰巧是女性懷孕的時間。到這個月的廿三日,就正式誕生了,即離開了母親的子宮,朝向天秤座,正常運行。 基督教人士的眼中,2017年,是一個十分特別的年份:6月7日是以色列收復耶路撒冷聖殿山的50周年。9月21日是猶太新年,即吹角節、9月23日,出現上述天文異象。10月31日,是馬丁路德發動宗教改革的500周年。11月29日,聯合國通過巴勒斯坦決議案的70周年。這是不是意味著,無論如何,今年內將會有重大的事件會發生呢? 以色列信徒從聖經解讀,相信基督再來之前,會經歷七年的大災難,後三年半尤其嚴重。於是想起這次橫跨全美的日全食,接著另一個橫跨的日全食,將在2024年出現,與今年相隔,恰好七個年頭,豈不是說,第一個日全食之後,就是大災難的開始? 據聖經研究專家說,這個所謂大災難,是因爲世上出現了敵基督,於是在耶穌再誕生之前,必須把這個敵基督打倒。這有點像先來清理 一下門戶,如不相信上帝,不悔改,就要吃苦頭了。作者不是基督徒,只是覺得這一回,天象如此配合聖經的經文,是不是巧合就可以解釋得清楚? 從占星的角度,今年的確不是一個好年頭(年初本欄已在春分星盤一文提過),2017已過了一大半,是耶非耶,很快大家都可以齊齊見證。

Posted in 天文啟示 | Leave a comment